• 欢迎访问《源码家园》,本站可以通过Ctrl+F搜索标签搜索你自己的问题,欢迎加入源码家园: QQ群
  • 请勿直接引用本站的图片链接,否则你的文章图片失效勿怪!
  • 博客看到的二维码食用方法:打开手机QQ的右上角那个+的“扫一扫”,扫一下这个二维码就好了,也可以用别的扫描二维码工具直接扫描!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!

总统选举:大数据的胜利“局外人”逆袭 社交网络狂欢

没有分类 小白 2年前 (2016-11-13) 53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■本报记者 栗泽宇 北京报道

旷日持久的美国大选戛然而止的那一刻,许多人似乎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;然而结局似乎早已注定,谁胜谁败在一些细节上埋下了伏笔。特朗普最终入选白宫,美国社交网络一片欢腾。

关于选举,美国人没有第三个选项。只要不想放弃手中的选票,选择就只有红或蓝。于是 2016 年的美国仿佛一枚硬币,一面是特朗普,一面是希拉里。

这注定是一场颠覆性的大选。原本胜算更大的希拉里被特朗普颠覆,原本倾向希拉里的民调被互联网颠覆,原本的媒体巨头被社交网络颠覆。

美国将迎来一位新总统,而新兴传媒也将迎来一个新时代。

  脸书的关键表态

阿米什人,美国最“封闭”的社群。虽然生活在“车轮上的国度”,但阿米什人以拒绝汽车及电力等现代设施闻名于世,因此马车被视为阿米什人的标志。

10 月,一则以阿米什马车为主体的选举海报刷爆美国社交网络,“避世百年的阿米什人为特朗普助阵”成为这张拍摄于美国高速路旁的海报在网络上的注解。

事实上,与希拉里在电视、报纸等传统媒体的强势相对应,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同样展现出了强势的姿态。

尽管如此,特朗普似乎一直都未获得美国科技高地硅谷的支持。由于特朗普的政策主张,并未符合硅谷的预期,硅谷各家公司的管理者普遍反对特朗普当选。

脸书董事、亿万富翁皮特·蒂尔因公开支持特朗普,被硅谷视为“敌人”。 皮特·蒂尔是社交媒体脸书历史上的第一位外部投资人,硅谷多个项目与其有关,在硅谷成长历史上曾有过突出贡献,可在其表示支持特朗普后,整个硅谷均表示要与其绝交。

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决定,更让硅谷中的大多数人都感到失望。扎克伯格并没有选择封杀特朗普,而是在表明自身不支持特朗普的同时,选择支持皮特·蒂尔提出的“尊重多样性”。

“虽然拥护我们所赞成的想法很容易,但拥护与我们相左的见解却很难;但是,后者更重要。”扎克伯格在脸书账户发文说,“有些人并不是因为同意(特朗普的)人种歧视、厌恶外国人和性丑闻,而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支持他。支持特朗普的原因可以有很多种,不能因为支持特定候选人,就排斥这个国家里将近一半的人。”

扎克伯格的决定,让脸书成为特朗普支持者的聚集地。于是,特朗普成为了一位真正的“网红”,他自称自己“千年不变”的发型是他最帅的地方,他也自称能够成为当红真人秀演员是因为“长得帅”。

“他的确是总统候选人,但他首先是个商人,然后是网红,最后才是总统候选人。”美籍华人布兰克·冯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他自己说过,他此前最喜欢的成就是星光大道上有他一颗星,因为这是他计划之外的收获,这表明星光大道的评委会对他是真心的肯定。”

与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一样,特朗普也善于利用网络。2008 年,奥巴马通过他的个人竞选网站(barackobama.com)收集了 1300 万人的个人信息和邮件地址,这曾经是他在交流规模上无可比拟的优势。而与 2008 年不同的是,那一年,社交媒体与传统媒体的民调都显示奥巴马会获胜,而如今,社交媒体与传统媒体的民调截然相反。

  硬币的正反面

“我并不清楚希拉里是怎样做到让媒体都进入她的阵营的,直观感受就是除了 FOX 之外的所有传统媒体,似乎集体站到了希拉里的支持队伍中。”布兰克·冯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当公共媒体形成风气之后,在相对公开场合和媒体中,就变得不太适合支持特朗普了。”

在布兰克·冯的意识里,他从未相信过来自美国权威媒体的民意调查结果,他认为这与身边人给他的直接反馈差距太大。

“毫无疑问,这是美国历史上参与度最高的一次大选,连阿米什人都参与进来了,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很罕见的;虽然现在还没有哪一个统计数据出来,但是可以保证在华人捐款、义工数量、投票人数这几个方面,是创造美国华人世界历史的。”布兰克·冯表示,“但是大家的意见分歧也非常大,我朋友圈里就有人一到周末就开车从新泽西跑到宾夕法尼亚去,为特朗普拜票,而也有支持希拉里的华人在朋友圈里和他吵翻,甚至宣布绝交。事实上一直都没有电视里那么一边倒的局面出现。”

类似硬币正反面的现象不仅在义工中出现,同样的现象也在互联网线上线下显现。同一个人的生活,在现实社会与网络虚拟社会,往往呈现出硬币的两面性。

布兰克·冯便是如此:“很多时候我们是中立的,会根据政策摇摆不定。就这一次的选举而言,特朗普暴露出来的大多是个人作风问题,这会在现实的生活里实现道德绑架,你不好意思公开在媒体上表示我支持特朗普,否则就会被认为也是歧视女性的,但在互联网上,这种顾忌就小得多。至少我是这样。”

布兰克认为,即便没有互联网,特朗普也不一定会在选举中失败,因为并不是互联网改变了选举结果,只是互联网真实地反映了人们的心理诉求,不像传统媒体掺杂了其他人为因素。

当最终的票选结果出炉,一切争议随之定性。电视台的民意调查的确没能真实反映出美国选民的意图,特朗普成为最后的赢家。这一次,在媒体之争中,以脸书为代表的新媒体形态成为真实情况的体现者。

  大数据的威力

侨居美国的数据技术专家、《大数据》和《数据之巅》作者涂子沛给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提供了一篇他近日的文章,文中表示,新媒体背后带来的数据信息,已经成为美国总统大选的关键。

据涂子沛介绍,特朗普在英国投资的一家技术公司帮助特朗普争取到了约 2000 万张“摇摆选票”,该公司拥有多名数据科学家,号称可以根据选民个性、价值观的不同投放不同的宣传词。这家公司通过选民在脸书的“点赞”信息,并结合投票记录、人口统计数据和消费支出确定了约 2000 万张“摇摆选票”,然后向他们推送有特定心理目标的信息。

而希拉里对数据利用的方式则显得初级。

据涂子沛介绍,今年 6 月,谷歌曾曝出其搜索中的“自动关联词条”功能做出了有利于希拉里的推荐,在谷歌输入关键词“Hillary Clinton cri”,关联词为“希拉里犯罪改革”,而非“希拉里犯罪”。据此推算,谷歌此举对希拉里的帮助,将影响 300 万张选票的归属。

然而,这并不是数据对大选产生的终极影响。

“美国大选的传统是选举日不公布民调结果,1980 年和 2000 年,分别有两次媒体提前预测大选结果的情况发生,最终都被美国的相关部门传讯,因此美国的传统媒体在投票日都不会公布民调结果;但是,今年的情况已与往年不同,有很多数据科学家正试图颠覆这种传统,他们会在选举日当天不断更新关键州的选情、发布自己的预测结果。”涂子沛表示,这样的预测不仅更及时,而且更准确。

最终,一位名为 Kim Dotcom 的黑客成为压垮希拉里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10 月 26 日,希拉里的生日。Kim Dotcom 在这一天公布了希拉里“邮件门事件”中被删除的秘密。

“‘邮件门事件’最终只是给了人们一个借口,一个不需要再掩饰对特朗普支持的借口。”布兰克表示,“其实很多人在政策层面上一直是支持特朗普的,蓝营(希拉里阵营)会延续之前奥巴马政府的很多政策,而这些政策实际上并不得民心。”

布兰克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“厕所法案”在美国颇具代表性。据布兰克介绍,“厕所法案”是奥巴马力推的政策,旨在为“跨性别学生”提供选择厕所的自由。

“但这意味着什么?你正上厕所,突然进来个生理上是异性的人。我尊重跨性别者是没问题的,但这不意味着我要让自己面对其他威胁。你不能以道德绑架我,必须接受在上厕所时,可能要面对异性。而选择希拉里就是同样的道理,在一个道德层面上,你似乎必须选她,但如果选她可能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,其实这并不一定是大多数人的选择。所以,报纸上的民调并不一定是人们的真实想法,至少并不那么可信,而互联网的民调虽然不实名,却反而更真实。”布兰克说。

 

原文地址:http://tech.sina.com.cn/i/2016-11-12/doc-ifxxsmif2835782.shtml


源码家园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 , 转载请注明总统选举:大数据的胜利“局外人”逆袭 社交网络狂欢
喜欢 (0)
[2517723188@qq.com]
分享 (0)
小白
关于作者:
本人擅长Ai、Fw、Fl、Br、Ae、Pr、Id、Ps等软件的安装与卸载,精通CSS、Javascr ipt、PHP、ASP、C、C++、C#、Java、Ruby、Perl、Lisp、python、Objective-C、Actionscr ipt、Pascal等单词的拼写,熟悉Windows、Linux、Mac、Android、IOS、WP8等系统的开关机!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